亚慱体育app

談舊志引文的改動問題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2019-09-19 瀏覽次數:   字號:【

         我市歷史悠久,文化燦爛。從明至民國的幾百年的時間里,前人為我們留下來很多地方志書,為我們今天研究連云港的歷史,提供了豐富的可信的歷史資料。我們在閱讀舊志的過程中,會經常發現舊志中引用的一些資料,往往和原始資料有出入,不是改了句子,就是改了字,還有的進行了縮編,使改后的文章與原始資料在意思上有明顯的差別,這種改動明顯是編者有意改動的,其目的是什么呢?讓我們來看看下面的幾個例子。


      有“江左名志、地乘圭臬”之稱的《嘉慶海州直隸州志》上載有一篇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知州李永書重建蠟神廟時撰寫的《海州重修蠟神廟記》。細讀廟記拓片原文,竟與海州志上的文字(以下簡稱州志記文)有很大差別。州志記文計300字,而碑文拓片實際上卻有584字。州志記文中的文字與原文校對,有增有減有改動,計添加5字,改動14字,刪除216字。碑文拓片開頭寫道“古者大蠟有八”,引文寫道:“嘗考大蠟有八”。再如碑文拓片寫道:“《豳》、《雅》若《大田》之篇有云:‘螟螣蟊賊,秉畀炎火’者,蓋祭雖主于先嗇,司嗇而類,且及於迎貓祭虎,則蠟之有事……”而引文寫道:“《豳》、《雅》云:‘螟螣蟊賊,秉畀炎火’,則蠟之有事”。這段話把艱澀難懂18個字給省掉了。引文最后,把寫記的過程和對海州農業未來的展望,計有百余字給刪了。  


      《嘉慶海州直隸州志·卷十一》在介紹羽山時,附有唐崔國輔的羽山詩:“羽山一點青,海岸雜花碎。日暮千里帆,楚色有微靄。”《嘉慶海州直隸州志》中引用的這首詩不是崔國輔的原詩。原詩載《全唐詩》,詩題名《石頭灘作》,又作《石頭瀨》,是崔國輔的代表之作。這首《石頭灘作》全詩如下:“悵矣秋風時,余臨石頭瀨。因高見遠境,盡此數州內。羽山數點青,海岸雜光碎。離離樹木少,漭漭波潮大。日暮千里帆,南飛落天外。須臾遂入夜,楚色有微靄。尋源跡已窮,遺榮事多昧。一身猶未理,安得濟時代?且泛朝夕潮,荷衣蕙為帶。”《嘉慶海州直隸州志》節錄了這首詩中最能表現羽山特點的四句:“羽山數點青,海岸雜花光碎。日暮千里帆,楚色有微靄”。除此以外,還作了一些文字上的改動。如“羽山數點青”,改成“一點青”;“海岸雜光碎”,改為“雜花碎”。選詩主要突出了“羽山”的特點。舊志明顯是因為找不到單獨詠羽山的詩,所以專門從崔國輔的《石頭灘作》抽出了四句有關羽山的詩句,并作了必要的改動,形成了今天人們常誦于口的《羽山》詩。  


    《隆慶海州志》載有明代贛榆丞王廷相的《早發新壩二首》,第一首寫道:“沱水遙通島,揚帆藉穩流。星搖淮浦夜,月濕海門秋。世難幾人在,心灰百計休。時聞南去雁,還動故鄉愁。”到了《嘉慶海州直隸州志·卷十二·水利》上,“沱水”改成了“寒水”。《禹貢》荊、梁二州皆有“沱”,《漢書·地理志》作“江沱”,《水經·禹貢山水澤地所在》作“沱水”,即沱江,指長江的一條支流。但這種解釋用在這首詩里是講不通的。筆者看過我市的一位作者硬把王廷相的活動軌跡與沱水聯系在一起,用來解釋這首詩中的第一句,卻怎么也解釋不通。其實“沱”字的本意是可以停泊船只的水灣。也就是說,王廷相從可以通海的一處水灣處(新壩)出發。《嘉慶海州直隸州志》為了避免誤解,將“沱水”改為“寒水”,這樣就沒有什么歧義了,雖然意思有些差別,但卻解決了理解上的苦惱。不過這樣一改把新壩原來的形象給改沒了。  


    再如《云臺新志·卷第十四·金石》載有連云釣魚臺隋代的王謨題名。對照石刻拓片,發現有好幾處不同。詩序中的“四月乙亥”,書上寫成“四月乙丑”,這是明顯的錯誤。 還將詩序中的“記文后代,其詩曰”幾個字省掉了。詩中的“自茲一度往”,將“茲”寫成了“此”。假如按照志書上的文字來介紹這處石刻的話,那就要鬧笑話了。  


    《云臺新志》上收錄了陶澍在宿城仙人屋內題的四首絕句。在詩序中有一句“系以絕句四首”,而《云臺新志》中則寫成“系以四絕句,道光乙未四月廿六日”。頭一句的開頭的“琦石”,改為“奇石”。第四首的“夜靜龍欲起”,改為“潭冷龍欲起”。而把詩后的“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六日,太子少保、兵部尚書、兩江總督,長沙陶澍題。住持通裕監泐”給省掉了。  


    像此類例子,數不勝數。舊志上的這些改動,無非是為了這樣幾個目的:一個是為了節約篇幅,廢話少說。如《海州重修蠟神廟記》。二是為了理順文章,讀起來順口。如《海州重修蠟神廟記》、陶澍的仙人屋石刻。三是為了幫助讀者減少理解上的困難,把艱澀難懂的典故、詞語,換成容易理解的詞語。如《早發新壩二首》。四是為了找到相應的詩文與敘述文字相匹配,從別的詩文中選出幾句,再進行加工,形成能夠與敘述文字相匹配的單獨的詩文。如《羽山》詩。這也體現了舊志編撰者的一片苦心。但是,我們今天假如再引用這些資料時,須要注意甄別,以免出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