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慱体育app

鎮村志編纂與新時代鄉村文化重塑的調研與思考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2019-09-19 瀏覽次數:   字號:【

 陸瑞萍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國人內心,潛移默化影響著中國人的思想方式和行為方式。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在其《鄉土中國》中說: 從基層上看去,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中華傳統文化本質上是鄉土文化,中華文化的根脈在農村,鄉土中國承載著豐富生動的傳統文化和歷史記憶,是中國人特別是離鄉遠游的游子心中永遠抹不去的“鄉愁”。基于黨和國家對農村工作的一貫重視和近幾年農村文化建設的實際,20155月,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辦公室啟動了中國名鎮志文化工程,以《中國名鎮志叢書》編纂為龍頭,計劃用五年時間,編纂出版700部質量高、影響大、社會效益明顯的名鎮志。隨后,江蘇省地方志辦公室也啟動了江蘇名鎮名村志編纂工程。名鎮名村志文化工程的實施,對搶救和保存傳統文化、鄉土文化、民俗文化,充分發揮地方志存史、資治、教化功能,具有重要的歷史和現實意義。


一、 當前鄉村文化現狀背景下鎮村志編纂的必要性


黨的十九大把鄉村振興戰略作為國家戰略提到黨和政府工作的重要議事日程上來,并提出了明確的目標任務和工作要求。2018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正式提出鄉村文化振興的主要任務是“傳承發展提升農村優秀傳統文化”。


“振興”與“衰落”是一對反義詞。人類文明史上,鄉村的“興”與“衰”是一對矛盾,后“興”必有前“衰”,“興”與“衰”有時又互為轉化。中國鄉土社會的興盛在唐宋時期,衰落則始于元明時期。近代以來,工業化和城市化的發展加速了鄉村的衰落破敗。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以后,中國農村經歷了一場激烈的變革,撤鄉建鎮,鄉鎮改為街道,農村變為城鎮,農民轉為市民,大量農村勞動力涌入大城市打工。隨著新型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的深入推進,傳統村落及村落文化正在大規模消失、敗落。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編纂鄉鎮村志成為振興鄉村、重塑鄉村文化的重要抓手。


首先,開展鎮村志編纂是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現實需要。城鎮化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歷史任務,也是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所在。近年來,連云港市及其各縣區城鎮化建設步伐很快,小城鎮建設日新月異,基層行政區劃變動頻繁。從2000年到2017年,全市鄉的數量從 51個減少到 10個,鎮的數量從52個減少到50個,村的數量從2112個減少到1432個。隨著歷次鄉鎮撤并,以人口集聚為主要形式的城鎮化建設在打造現代生活圖景的同時,也在強力蕩滌著農耕文明的殘跡。在許多鄉村,早已沒有了“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的溫馨寧靜景象。農村原有的山水、樹木、農田交織在一起的田園風光已經改變,那些我們曾經熟悉的地名典故、鄉風民俗、方言俚語、俗曲小調、雞鳴犬吠、茅屋農舍已經或將要成為消失的文明。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許多農民外出打工,一方面與農村社會逐漸陌生和疏離,鄉村傳統生活方式基本消亡; 另一方面也造成鄉村的空殼化,留守老人得不到照顧,留守兒童問題突出,各種傳統價值因為缺少滋養而面臨消失。面對城鎮化建設的快節奏和鄉鎮、鄉村的急劇變化,亟需探索鄉村文化振興的中國路徑,想方設法留住鄉音、鄉思、鄉風,保留鄉土文化記憶。


其次,開展鎮村志編纂是傳承鄉鎮文脈重塑鄉土文化的需要。鄉村振興,文化為魂。根據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學術委員會首席專家劉奇的觀點,鄉村文化就是從以“鄉”為基點的活動范圍和以“土”為基礎的生存依托中孕育出來的文化。加快鄉村文化建設步伐,不僅要注重物質投入的硬件建設,而且要重視鄉風鄉規、鄉村人口素質的軟件建設;既要注重鄉村文化建設的現代性開放性,更要重視鄉村文化建設的地域性民族性;既要重視辦教育、搞活動,也要重視編纂志書傳承歷史。通過編纂鄉鎮志,有效地保護傳統村落文化,汲取傳統村落文化精髓,從而借古鑒今,促進美麗鄉村建設和城鎮化建設,使鄉村成為老百姓的物質和精神樂園。


最后,開展鎮村志編纂,是彌補粗線條歷史記述的需要。我們所看到的歷史都是粗線條的,比如《二十四史》《二十五史》,記錄的都是一場戰爭接著另一場戰爭,一個朝代取代另一個朝代,對于關乎人們生活的微觀世界很少記錄。宋代的織布機有1800多個零件,非常精細,而其制作工藝和操作方法都已失傳。這是歷史的遺憾。新世紀以來,我國開展了社會主義時期第二輪修志工作。但由于市志、縣志的篇幅有限,一個鎮、一個村莊在市、縣志中占的篇幅很小,鄉鎮一般只有一兩千字,村莊則只有一行數字。這些已經遠遠不能滿足鄉村經濟社會發展對地情信息的需求。如果開展鄉鎮志編纂,許多不能記入市、縣志的內容,在鄉鎮志中就可以詳細地進行記述。開展鄉鎮志編纂,將零散的、瑣碎的資料深入挖掘、系統整理,這對于服務當地經濟社會建設、挖掘地方資源、開發旅游產業等,具有重要意義。


二、 連云港市鎮村志編纂的基本情況及存在的問題


2014年,連云港市先于全省全面部署鄉鎮志編纂工作。當年3月,市政府召開全市地方志工作會議,印發《關于做好鄉鎮志部門志編纂工作的通知》,確定到2020年底前編修鄉鎮志、街道志88部,其中青口、浦南等12個試點鄉鎮、街道需在2017年底完成編修任務。2015年,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辦公室和江蘇省地方志辦公室相繼啟動名鎮名村志編纂工作,連云港市的浦南鎮、湯溝鎮、宋口村、韓圩村入選《江蘇名鎮名村志》叢書第一輯。當年3月,市政府辦公室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地方志工作意見的通知》,進一步強調“具有悠久歷史、厚重文化底蘊的歷史文化名鎮和經濟社會發展較快的經濟強鎮,都應編纂鄉鎮志,鼓勵有條件的村、社區開展村志、社區志編修。”至20185月底,海州區、連云區全面啟動并有序推進鄉鎮志編修工作,東海縣、灌云縣、灌南縣和贛榆區以試點鄉鎮和《江蘇名鎮名村志》工程為抓手,以點帶面,扎實開展各項工作;《浦南鎮志》《湯溝鎮志》《云臺鄉志》《百祿鎮志》《江浦村志》《東林子村志》已通過市、縣地方志辦公室組織的評審。


經過近四年的努力,全市鄉鎮志編纂工作取得顯著進展,但與國家、省對鄉鎮志編纂工作的要求和市政府要求相比,仍存在不少問題和困難。一是思想認識還不到位,沒有把鄉鎮志編纂作為振興鄉村特別是鄉村文化的重要抓手,鄉鎮志編纂與鄉村文化建設“各敲各的鑼”“兩張皮”現象比較明顯。不少鄉鎮領導重經濟、輕文化,重文化演出、輕歷史記錄,對費時費力不能在短期內看到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修志寫史工作不夠重視,個別領導甚至認為是“負擔”,導致修志機構、人員、經費等不能得到有效落實。二是鎮村志編纂工作專業性強,工作量大,有意愿和有能力從事鎮村志編纂的人才極度匱乏。從已開展修志的鎮村情況來看,一般都是邀請當地退休教師或退休公職人員。哪個地方的這類人員積極性高,那個地方的修志工作就進行得順利些;反之,修志工作就時斷時續,難出成果。三是鄉鎮檔案管理普遍不規范,檔案資料不健全,導致鎮村修志工作在一開始即遇到“攔路虎”。大規模鄉鎮志編纂是從2010年后開始的,全市社會主義時期第一輪修志時沒有開展鄉鎮志編修,因此此次編纂鄉鎮志一般都要求從有史開始記載,資料收錄時限長,工作量大。從開展的情況看,除2000年后地方綜合年鑒編纂后有詳細的鄉鎮情況記述外,2000年前留存的文字資料較少,難以滿足修志需要。四是鎮村志的編纂質量離“精品”要求尚有距離。鄉鎮志記述一鄉一鎮從自然到社會、從經濟到政治諸多方面的歷史和現狀,以地方志特有的體例記載著國家體制中基層組織的自然條件、地理環境、社會變遷、生活模式、文化傳統、民風民俗、風景名勝等,突出一鄉一鎮不同于他鄉他鎮的地域特點、鄉風民俗,于細微處彰顯村落風貌和文化特質。從框架設計、內容資料、語言文字都與市縣志有不同的要求,框架要突出“特”,內容要突出“精”,語言要突出“活”。這對鄉鎮志編纂者來說是不小的挑戰。


三、在鄉村文化振興大局中做好鄉鎮志編纂必須注意的幾個問題


 一是必須提高站位凝聚共識。近年來,國家關于地方史志工作的頂層設計密集出臺,各種提法越來越明確,要求越來越具體。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全國地方志事業發展規劃綱要(20152020年)》。2016年,“加強修史修志”寫入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20171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簡風“意見”),明確要求“做好地方史志編纂工作,鞏固中華文明探源成果,正確反映中華民族文明史,推出一批研究成果”。20175月,中辦、國辦印發《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簡你“綱要”),要求“加強中國共產黨史、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編修,加強地方史編寫和邊疆歷史地理研究。完成省、市、縣三級地方志書出版工作。開展舊志整理和部分有條件的鎮志、村志編纂。” 編纂鄉鎮志列入“意見”的“重點任務”和“綱要”的“中華文化傳承工程”。今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要求“傳承發展提升農村優秀傳統文化。立足鄉村文明,吸取城市文明及外來文化優秀成果,在保護傳承的基礎上,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不斷賦予時代內涵、豐富表現形式。切實保護好優秀農耕文化遺產,推動優秀農耕文化遺產合理適度利用。深入挖掘農耕文化蘊含的優秀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充分發揮其在凝聚人心、教化群眾、淳化民風中的重要作用。”據此,我們應從政治大局、文化工程的高度重新審視鄉鎮志編纂工作,將鄉鎮志編纂與優秀文化傳統傳承工程、鄉村文化振興戰略融合起來考慮,將編纂鄉鎮志工作列入全市文化強市發展戰略和鄉村振興三年行動計劃,作為一項重要工作加以部署,明確任務和責任,加強督查和檢查,力求早日見到成效。


二是必須堅持依法治志。志書自古就是官書,實行官職、官責、官修。《地方志工作條例》規定志書編纂的責任主體在各級政府。具體到鄉鎮志,其責任主體就是鄉鎮政府。要將編纂鄉鎮志工作納入鄉鎮政府的總體工作部署當中,作為文化建設的重要任務,納入發展規劃,提供必要的人力、物力、財力支持。要加強頂層設計,搞好資源整合,為鄉鎮志編修工作創造良好的政策環境。縣、區地方志工作機構要加強業務指導和規范管理,及時研究解決編修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依法糾正和查處不規范的修志行為。要嚴格遵守《地方志工作條例》及省、市、縣制定出臺的史志工作規范,記述民族、宗教、政法、軍事、外事等方面內容要主動征求主管部門意見,嚴格履行審查驗收程序。


三是必須加強組織領導。要堅持黨委領導、政府主持、地方志機構組織實施、社會參與的工作機制,上下聯動、各方支持、統籌協調、科學實施。各縣區要成立鄉鎮志編纂工作領導小組,提供必要的人力、物力、財力支持,建立考核、督促機制。各鄉鎮成立地方志編委會,組建編寫班子,負責資料搜集、篇目設計、志稿撰寫、內部評審等工作。縣區地方志機構具體負責業務指導、志稿初審、審查報送等工作。市地方志辦公室要成立鄉鎮志編纂專家咨詢組,吸收農委、文化局、城鄉建設局、檔案局等單位的相關專家參加,對志書框架特色、內容選擇等方面進行把關;加強統籌謀劃和頂層設計,考慮出版《連云港名鎮名村志》,對鄉鎮志出版質量進行統一把關,對叢書封面、內頁裝幀進行統一設計。


四是必須堅持“雙創”原則。“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這是對傳統文化傳承工程的總體要求,更是我們編纂鄉鎮志的根本遵循。創新是各項事業發展的不竭動力,也是地方志轉型升級的核心內容。鄉鎮志主要面對的是普通百姓,就要以貼近基層、貼近生活、服務大眾為遵循,做到執簡馭繁、文約事豐、易于閱讀、便于傳播。篇目設計、內容選擇提倡“接地氣”“鄉土味”“草根性”,著重記述區域特色元素,用老百姓看得清、聽得懂的語言文字記述老百姓愛看的內容。同時,也要創造性運用好所取得的各種成果,包括階段性成果和掌握的珍貴資料,使之最大限度地轉化為促進鄉鎮當地經濟社會發展的獨特動能。


五是必須堅持質量至上。認真貫徹《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和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地方志書質量規定》《關于第二輪地方志書編纂的若干意見》,堅持像打造美麗鄉村那樣打造鄉鎮志,將鄉鎮志編纂與實施鄉村文化振興戰略同部署同檢查,堅持精品意識、質量至上,把鄉鎮志打造成能夠傳承名鎮文脈、重塑鄉村文化、搶救和保存傳統文化、滿足居民文化需求的志書,打造成能夠展示鄉鎮個體發展脈絡、摸索鄉鎮發展經驗、提煉發展思路、梳理發展模式和發展道路的志書。在廣泛開展鄉鎮志編纂工作的基礎上,每年推薦一批名鎮名村志申報“江蘇省名鎮名村志工程”和中國名鎮志文化工程”項目。


作者單位:市委黨史工作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