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慱体育app

濃墨重彩的改革華章——評《灌云縣志(1984-2005)》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2019-06-25 瀏覽次數:   字號:【

陸瑞萍



 


    讀了《灌云縣志(1984-2005)》(簡稱《灌云縣志》)上下兩冊,洋洋二百萬言,使我不勝感慨。


    對于灌云縣,我是了解的,但又不那么熟悉。灌云1912年建縣,版圖曾經包括連云港市區龍尾河以東的大部分地方。板浦不僅是灌云建縣初期縣政府所在地,更曾是淮鹽的重要集散地。灌云人愛吃會吃,連云港民間有“穿海州,吃板浦”之說,灌云因此獲得了“大廚之鄉,美食之城”美譽。灌云出人才,清代經學家凌廷堪、著稱淮海文壇的二喬(喬紹僑、喬紹傅)、板浦才子二許(許喬林、許桂林)皆出自灌云。李汝珍長期寓居板浦,寫出了不朽名著《鏡花緣》。汪氏三杰(汪德耀、汪德昭、汪德熙)以及陳吉余、程津培等兩院院士更讓灌云蜚聲港城。灌云經濟實力不強,在連云港市的幾個縣中經濟總量一直沒領先過。對于灌云的了解,我也僅止于此。至于她的民性民風、英才輩出的淵源、經濟欠發達的原因等等,沒有作過深入的考察,只能算一個熟悉的陌生人。


    在中國歷史上,或許是宋太宗第一個說出“開卷有益”這句話(《澠水燕談靈》卷六)。對于《灌云縣志》,我恰恰也有了這種體會。二百萬字的《灌云縣志》讓我對灌云的山川地理、風景名勝、區域變遷、經濟發展、人文風俗有了全景式、多角度的了解。而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這部志書對于記述時限內22年間各行各業改革開放軌跡的全景式記述。


    編纂一部數百萬字的巨著, 真是千頭萬緒,而尤以抓綱立目為要,綱舉目張。而二輪修志的綱,我以為就是改革開放,寫好了改革開放,二輪志書就有了靈魂,有了生氣。《灌云縣志》編纂者緊緊抓住改革開放這一主線,在全面、深入反映灌云縣22年間的改革進程和發展成果方面做足了功夫。


    首先是全。在農業編設農村經濟體制改革章、工業編設工業體制改革章、商貿服務業編設流通體制改革章、教育編設教育體制與教學改革章、文化編設文化事業與文化體制改革章、衛生編設衛生體制改革章,在金融編有金融體制改革節,財政稅務編有財政體制改革、稅務體制改革節,經濟綜合管理編有計劃體制改革節、土地使用制度改革節、價格體制改革節,在中共灌云縣委員會編有重大決策部署章,在法治編有審判制度改革節。勞動和社會保障編雖然沒有明寫社會保障制度改革,但其中的勞動工資制度、就業制度、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失業保險、居民生活最低保障等內容,實質上是社會變革的重要方面。22年間在灌云大地上轟轟烈烈開展的和發生的改革,既包括經濟領域的,也包括社會領域的、政治領域的,既有宏觀的大勢大略,也有中觀的、微觀的發展軌跡。既反映了改革的廣泛性,突出了新時期鮮明的時代特色;又反映了改革的深刻性,合理突出了經濟體制改革的先導作用和主旋律地位。特別是農村經濟體制改革章,分農村土地經營制度改革、農村財務管理制度改革、農村社會化服務體系改革、農村稅費改革、林權制度改革四節,全方位記述農村改革的方方面面,既全面系統,又突出了時代特色。農村社會化服務體系改革、林權制度改革等節將一般志書忽視的農業生產資料服務體系、多種經營服務體系、鄉鎮企業服務體系和林權制度改革等內容寫進志書,是值得稱道的。


    其次是深。對于各行各業的改革,不僅需要全景式的掃描,更需要多角度、立體化的記述。《灌云縣志》在深度記述改革的進程和成果時,注意了以下兩點。一是記述了改革開放中經濟管理機構的變革。22年中,灌云縣有一些經濟管理機構性質發生了變化,由行政單位改革為事業單位或自負盈虧的企業,職能發生很大變化,如商業局、物資局先改組為行政性公司,后又按照政企分開、自主經營的要求進行改革。《灌云縣志》在流通體制改革章專門設了機構改革目,對商貿服務業管理機構的沿革進行介紹。又如稅務機構的改革,稅務章雖然沒有專設章節,但在稅務體制改革節下小序用了300多字的篇幅介紹了1983年8月縣稅務部門從縣財政劃出成立縣稅務局,到1994年9月縣稅務局分設為縣國稅局、縣地稅局,實行垂直管理,及其內設科室和鄉鎮稅務所的情況。二是突出記述體制改革的地方特色。改革開放是22年中的時代特色,但各地在貫徹落實黨和國家的方針政策時還必須結合各地的地情制定相應的地方配套措施,每一個改革的啟動、試點到全面推開、深化、攻堅、收獲都并不相同,需要修志工作者提高抓特色資料、個性資料的能力,選準記述事物的視角和方法。《灌云縣志》在記述中,除了記述上級政策外,還詳細反映本地的配套改革措施,注意記述改革的具體過程以及成果,反映改革與發展之間的相互關聯關系。如衛生管理體制改革節,《灌云縣志》是這樣敘述的:1984年,灌云縣根據《江蘇省農村衛生室暫行管理辦法》,對村衛生室進行整頓。全縣重組、整頓、建立村級衛生室385個。1985年,省衛生廳發布《衛生工作改革意見》,提出村衛生室可由村辦、村企業辦、農民集資辦,也可由鄉村保健醫生集體承包,或由鄉鎮衛生院下設醫療點,全縣行政村集體辦衛生室數量下降。1989年,灌云縣先后出臺《農村衛生室管理辦法》《灌云縣農村衛生室標準》。至年底,全縣438個行政村中有410個村衛生室的人、財、物、業務縣級管理。這段文字,有上級政策,也有地方貫徹落實措施;有啟動時間,也有階段性成果,應該說寫得有一定的深度。又如辦學體制改革目,從社會力量辦學興起的時代背景寫起:“隨著市場經濟成功動作,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群眾對教育的要求越來越高,而縣鄉經濟不足制約了全縣教育事業發展,教育無法滿足群眾的需求,此時,社會力量參與辦學成為時代必然。”接著寫“1997年,根據國務院《社會力量辦學條例》,灌云縣對部分公辦中小學進行改制試點。2004年,民間資本收購王集二中、圩豐二中、樹云中學、龍苴二中,分別創辦文達中學、翰林中學、華英外國語學校、遠揚雙語學校。”“隨著民辦學校數量增多,其辦學條件簡陋、管理不規范、教育教學質量下降等問題日益突出,灌云縣教育局制定出臺民辦教育驗收標準并下發相關文件,對民辦學校進行全面驗收評估。”既寫了背景,也寫了政策措施;既寫了成績,也寫了問題出現后的整頓和管理。課堂教學改革目從改革教學方法、提升教師技能、落實教學“五認真”、開辟第二課堂等方面記述了20余年間課堂教學從形式到內容再到質量的變化。這些內容,雖然有相同的時代背景和大環境因素,但更多的是與縣情地情相聯系、與發展基礎密不可分、與發展規劃相關聯的灌云地方特色。而機構調整和改革進程,深究起來也是相輔相成、相互聯系的。機構是改革的推進者、實施者,有時候甚至是決策者。機構的改革過程,是其本身職能不斷調整的過程,也反映了經濟、社會發展對其管理效能的新要求。《灌云縣志》記述承擔改革職能的機構的變化情況,不管是設節、目專題記述還是隨文記述,都深化了改革開放的記述內容,增強了事物之間的有機聯系,是此志值得稱道之處之二。


    三是實。改革開放是一項艱巨復雜、極具開創性的事業,有成功也有失誤,有成績也有問題。在記述改革開放的成就的同時,如實記述其中的曲折,可反映改革開放事業的拓荒精神和成果的來之不易;如實記述其中的失誤,可引起執政者重視完善政策措施,使二輪志書真正起到存史、資政、教化的作用。《灌云縣志》除了在教育卷辦學體制改革節中記述了民辦教育的亂像外,在衛生卷居民病傷死因監測節中,記述了2004-2005年全縣人口死亡登記的有關數據,醫療單位的監測數據遠低于全縣實際死亡人口,還沒有做到全覆蓋,因而“有待于衛生、公安、民政等部門相互協調和配合,完善灌云縣人口死因登記報告和管理制度。”在醫藥市場監督節中,寫到2002年時縣內醫療機構的混亂現象:“無證醫療機構594個,占57.84%;個體醫療機構無證行醫現象尤為突出,無證率達96.52%。”因而開展了百日專項清理活動,扭轉了醫療市場的無序現象。養老保險節寫農村社會養老保險于1992年啟動,主要依靠政府推動,到1995年時已征繳保費500萬元,參保人數達8萬人。但到1998年,全縣農村養老保險出現衰減趨勢,至2005年基本停滯。遺憾的是《灌云縣志》對其中的原因沒有深入的挖掘。但問題的提出至少可以引發讀者的思考,和企業養老保險、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相比,農村養老保險的面更廣,基礎更差,需要政府投入得更多。對改革開放過程中曲折和失誤的如實記述,是此志值得稱道之處之三。


    一部二百萬字的巨著不可能沒有缺點,比如工業體制改革章篇目不夠系統、內容顯得單薄;對于涉及改革的機構在記述層次、資料選取上標準不夠統一;個別節、目資料記述完整性不足,下限遵守不夠嚴格等等。但總的說來,《灌云縣志》在突出改革開放的時代特色和改革開放在灌云的實踐方面的記述是成功的,讓我對美食、人文之外的灌云有了進一步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