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慱体育app

郇華民與他創建的“沭海中學”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2019-07-29 瀏覽次數:   字號:【

 王曉華


 



郇華民,東海縣房山鎮人,連云港地區高等教育特別是師范教育的重要奠基人和開拓者。郇華民一生從事教育教學工作,先后參與創辦創建多所不同層級的大中小院校。其中,始建于抗戰時期的沭海中學,就是郇華民親手創建的一所在濱海地區頗具影響的抗日學校,為我市早期的革命教育事業培養了大量人才,做出了重大貢獻。


19416月,山東省魯南區黨委在臨沂縣多福莊召開擴大會議。會議研究決定,鑒于沂河沿岸已嚴重偽化的實際情況,為便于開展工作,魯南區黨委將縮小轄區,化整為零,以更靈活多變的斗爭形式與敵作戰,把原來的三地委沂河以東地區劃出,成立魯南區第四地委。8月,第四地委正式成立。轄臨沭、海陵、郯城、贛榆4個縣。


第四地委建立不久,根據中共山東分局大量培養抗日干部的要求,第四地委決定在所轄區域內成立一所新的抗日中學,以改變抗戰時期革命干部奇缺、迫切需要培養干部人才的現狀。


1941年夏秋之際,第四地委委托海陵縣縣委書記段林幫助尋找一位辦學經驗豐富、有行政能力的教育專家來濱海創建一所中學。恰好,在沭陽縣任沭宿海中學校長的郇華民,因日軍大規模“掃蕩”沭陽一帶,學校被迫解散,暫時賦閑。段林與郇華民是多年的老戰友,曾長期在一起開展革命工作,段林對他的情況非常了解。第四地委有這個提議,段林馬上就想到郇華民是位非常合適的人選。


在段林和海陵縣參議長成受山的盛情邀請下,一貫熱衷教育事業的郇華民慷慨受命,從隴海鐵路南的沭陽來到山東魯南,開始了新中學的籌建工作。


這年深秋的一天,郇華民由段林陪同來到第四地委機關。行署主任劉白濤和地委宣傳部長穆林親自接見了郇華民。劉白濤就第四地委準備籌建新中學的事宜向郇華民作了詳細說明。劉白濤特別強調:“創辦這所抗日中學,我們地委和行署決心很大,準備拿出建設一個武裝團的力量,來創建這所中學。華民同志,這事就交給你辦了。要人給人,你看中誰就調誰;要錢給錢,要糧給糧,你郇華民寫個條子就行......


1941年冬,第四地委在臨沭縣店頭村召開小學教育座談會,到會200多人,除就進一步辦好小學教育等事項作出安排外,對如何創辦抗日中學也展開了討論。會議決定,行署主任劉白濤任抗日中學籌備主任,靳耀南和郇華民具體負責籌建抗日中學的工作。之后不久,第四地委又在西朱范村王得勝大宅院里召開了一次由地方士紳名流參加的座談會,進一步商談新中學創辦一事,并借此擴大創建中學的影響。同時,要求與會人士積極推薦教師,保薦學生。


靳耀南和郇華民接受任務后,兩人不遺余力地投入到新中學的籌備工作中。一起規劃學校的辦校方針、構思教學方案。他們利用各自的社會關系和地位,不辭辛苦,不畏艱險地奔波在蘇北魯南的大地上,從根據地到邊沿區甚至敵占區,四處聘請教師,招收學員。第四地委與其他四縣的領導也為創辦這所學校提供了許多支持和幫助,為創建學校創造了有力條件。


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學校的籌建工作就有了一定的雛形。各地的進步青年有100多名來校報名。經過行署批準,一大批有聲望有水平,又熱衷于教育事業的教師也來校任教。有總務主任何談齋、數學教員戰冶山、物理教員李滌元、語文教員馬峭、政治教員蔣奇,以及楊竹銘、江褚等人。


19422月,經過數月的精心籌備,在山東教育史上具有一定影響的這所學校終于在西朱范村正式開學。學校名稱為“沭海中學”,朱明遠任校長、郇華民任副校長、靳耀南任教導主任。


沭海中學下設三個班,一個師范班,兩個中學班。文化基礎較突出的學員編入師范班,成績稍好一些的在中學一班,其他學員編入中學二班。中學二班又叫中學預備班,他們實際上學的是小學課程。三個班,每班大約都在4050人。學生總數大約160人左右,教職工加警衛班30余人,全校總人數近200人。學生來源大部分是招考進來的,也有一小部分是從各工作崗位調來的青年干部。郇華民的兒子郇忠,侄女郇鈞、郇曉峰,外甥女劉菊生,也隨郇華民一起來到沭海中學。


辦學初始,郇華民就提出,這所中學是一所戰時學校,要以延安“抗大”為榜樣,“團結、緊張、嚴肅、活潑”也應該作為這所學校的校風校訓加以提倡。學校的一切方面要體現出為抗日戰爭服務的思想方針,辦學方式要半軍事化,從組織形式到課程設置,都要有軍事科目,教學方法要多樣化,可走社會配合中心教學工作的路子。學校教職學員也可以成為工作隊,適時參加必要的戰時工作。也可以走向場院、田頭向群眾演講、演戲,成為宣傳隊。總之,要把學生培養成方向正確、意志堅定、有知識、有才藝的抗日革命人才。


課程設置上,與郇華民在沭宿海中學任校長時基本相同,沭海中學只是相應增加了政治課和軍事課的比重,這也是與當時所處戰時環境有關。教材大多是油印講義,自編自講。內容有《社會發展史》《新民主主義論》《大眾哲學》《政治經濟學》《論持久戰》等。


學校實行供給制,與黨、政、軍機關工作人員待遇一樣,免費供吃住。這是按照抗戰時期組織上的規定,入學即為參加革命工作而給予的政治待遇。雖然是在抗日根據地,但生活條件仍然很艱苦。主糧大多是小米山芋干飯、高粱米飯、玉米窩頭等;菜多數是豆腐、豆芽。最艱苦的時期,甚至吃糝子煎餅卷糊鹽。敵人“掃蕩”時,一天能吃一餐就很不容易了。


戰時教學,有極大的危險性,遇有敵情,學校就要隨時轉移,流動性非常大。每到一個新地方,沒有固定校舍,上課教學就成了大問題。為此,郇華民創造了一種“課桌凳”上課的教學模式。就是一個馬扎,一塊木板,遇到險情時,馬扎與木板一捆,往身上一背即可轉移。轉移一處,環境稍微安定,小黑板往樹上一掛,學生們就在樹林里上課,既安全又方便。沭海中學發明創造的這種“課桌凳”教學模式,因其簡便易行,輕盈實惠,很快就在周邊其他抗日根據地的中小學傳遍開來,被廣泛模仿應用,很受師生們的歡迎。


學校的學習和生活條件雖然艱苦,但全校師生員工的精神飽滿,心情舒暢,到處充滿著樂觀向上、斗志昂揚的激情氛圍。學生到哪里,哪里就有《沭海中學校歌》嘹亮的歌聲:   


大海邊,敵后方,


戰斗的歌聲到處在高唱。


鐮刀閃亮,展示著崇高的理想,


鐵錘鏗鏘,奏響著勝利的樂章。


同學們,


困難的環境,等待我們去克服,


革命的重擔,需要我們去擔當。


我們為抗日而學習,


我們為勝利而扛槍。


前進,前進,前進!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建立新中國——


是我們前進的方向!


……


沭海中學除戰時轉移外,大多時間就在王得勝家的大宅院里上課。中共山東分局、八路軍一一五師、省戰工會入駐西朱范村后,機關就在沭海中學邊上。這樣,郇華民與山東分局領導、師部首長接觸的機會就很多。只要有機會,郇華民就會請來分局、師部和途經此地的首長到學校給師生們作報告。時任115師政治部主任肖華,新中國成立后擔任北京市市長、農牧漁業部部長林乎加都曾到沭海中學作過報告。


郇華民在沭海中學任職期間,也了卻了他的另一樁埋藏多年的心事。


郇華民早在1928年就加入中國共產黨,任中共郇圩支部宣傳委員。1930529日,在上海參加紀念“五卅”運動游行示威被捕,被判2個月監禁。出獄后,仍在上海從事黨的地下工作。1930年秋回郇圩小學任教,與黨組織失去聯系。這成為他至為悔恨的一件事。這些年,他一直不斷地努力工作來彌補這一遺憾,希望自己能夠重新走進黨的懷抱。


靳耀南得知這一情況后,先后向地委組織部長孫漢卿、地委副書記王永福和行署主任劉白濤匯報了這件事,希望能滿足郇華民的這一心愿。地委領導認真聽取了靳耀南的匯報后,高度重視。經過組織上的多方慎重調查,給郇華民得出了結論,并同意了他重新入黨的申請。


1942330日下午,沭海中學黨支部隆重召開了討論郇華民重新入黨的支部大會。會議由支部書記靳耀南主持。海陵縣的錢仲宜和梁金亭作為郇華民重新入黨的介紹人,在會上匯報了郇華民的全面情況。在之后的表決中,與會人員全票通過郇華民重新入黨的申請要求。這樣,郇華民重新回到黨的懷抱。關于郇華民重新入黨的激動心情,我市著名作家、東海籍人氏沈濤所寫的《春風化雨——郇華民傳》一書中有這樣的描述:


“支部大會后,天色已近黃昏,華民心中依然不能平靜,一個人離開學校,來到村外大沙河邊。他仰望著天上絢麗晚霞,腳踩著柔軟的晶黃細砂,高舉著雙手,心中在呼喊:‘黨啊,我終于又回到你的懷抱里了——我要為你獻出我的一切,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他穿著鞋徜徉在清澈的河水,很久很久,感到透骨的爽快和無比的舒暢……”


1942年春,中共山東分局根據形勢發展的需要,對魯南抗日根據地進行行政區劃變更,將第四地委與第五地委(也稱濱海地委)合并,成立新的濱海地委。4月,濱海地委經過討論醞釀,決定將沭海中學與濱海中學兩所抗日中學合并為一所學校,并由靳耀南代表沭海中學赴莒南,與濱海中學領導商討合并事宜。54日,兩校師生在臨沭縣蛟龍灣村舉行聯歡晚會。此后,兩校負責人又在段家山子召集校務會議,再次具體研究了兩校合并的問題。


19427月,沭海中學與濱海中學兩校在莒南縣湖子村合并,校名沿用“濱海中學”,原沭海中學為第一部,濱海中學為第二部。郇華民任副校長(校長由各縣聯合辦事處副主任崔介兼任)。兩校合并不久,即分為中學部和師范部,中學部駐湖子村,師范部駐玉山村。這是濱海中學大發展的時期。


8月,沭海中學、濱海中學順利完成合并工作,學員人數達300多人,教職員工40人左右。課程設置還是以文化、政治、軍事三科并重。只是政治課作了一些相應改革,更加貼近抗戰實際。毛澤東和黨中央的新著作、新文件,以及《大眾日報》《新華日報》有關重要的社論、言論,甚至魯迅的力作都作為重要課程講授。這些變化,增強了學生們對現實形勢分析的政治洞察力,適應了抗戰時期新形勢下的新要求。


194210月下旬,日軍對魯南、濱海抗日根據地發動更大規模、更加瘋狂的大“掃蕩”。地委指示濱海中學立即動員疏散,分散教學,待反“掃蕩”勝利之后再集中教學。原由郇華民帶來的學生撤退到海陵縣。這批師生回來后不久,即建立了一個濱海中學海陵分校,活動于雙店鎮(現隸屬東海縣管轄)的張昌、楊昌一帶。教師有楊竹銘等幾位。1943年初,八路軍一一五師教導二旅發起攻打郯城縣城的戰役,海陵縣政府組織支前工作,郇華民帶領海陵縣北部幾所學校的120多名大齡男生和男教師,冒死向前線運送彈藥、給養。僅運送糧食一項,幾天就運送了一萬多斤。郯城戰役勝利后,又向城外搬運繳獲的物資,受到了縣委、縣政府的高度表揚。


1943年,敵偽的“掃蕩”越來越頻繁,也更加殘酷,恢復濱海中學的教學工作,短期內很難實現。為此,濱海地委決定,濱海中學暫時解散,各地根據現實需要,有條件的繼續就地辦學,無條件的就地解散,師生參加其他工作。


翌年冬,隨著形勢好轉,該校中學部恢復,接任校長兼黨支部書記。經過調整,濱海中學規模有所擴大。除原有的兩個師范隊、兩個中學隊外,又增設行政干部隊、群眾工作隊、戰宣隊、青年隊、工礦隊、會計隊和電話隊等,共654人。19458月,濱海區黨委將濱海中學改為濱海建國學院。


194510月初,濱南地委再次調時任海陵縣政府文教科長的郇華民創建濱南中學,校部在郯城縣碼頭鎮,郇華民任副校長(校長由濱南地委宣傳部長楊維屏兼任),主持學校日常工作。1946年秋以后,蔣介石發動內戰,國民黨軍隊步步向蘇北解放區進逼。濱南中學被迫往郯城東北方向的西朱范村遷移。


1947年秋,濱海建國學院又改為濱海公學,大部遷入。之后不久,恢復使用“濱海中學”的名稱。將4個中學班并入由濱南中學和濱中中學合并另行成立的濱海中學。后由于戰事頻繁,濱海中學又暫時停辦。


濱南中學并入濱海中學后,郇華民調任濱海行署文教處任干教科長。19482月,在中共濱南工委書記劉白濤的帶領下,向北轉移。郇華民進入中共華東局在邑都創辦的華東建設大學學習。


1948年夏,濱海地委決定在莒南縣坊前恢復濱海中學。郇華民再次接受新的任務,第三次創建濱海中學,并擔任校長一職,教導主任。新的濱海中學設中學部與師范部。不久,因戰事緊張,濱海中學轉移至西朱范村辦學。這次,郇華民在濱海中學任校長僅短短三個多月。


11月初,當東北工業重鎮沈陽獲得解放的消息傳到西朱范村王家大院里的濱海中學時,全校師生歡呼雀躍,擊掌相慶。郇華民隨即召開全校師生祝捷大會,舉行了一個隆重的聯歡活動,以此來慶祝這一偉大勝利。


第二天,郇華民就接到上級通知,要求他趕到臨沂,與時任魯中南區黨委副書記兼魯副政治委員谷牧會合。118日,郇華民與谷牧一同到達新浦,再一次肩負起創建新的海州師范的歷史重任。


(作者單位:東海縣商務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