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慱体育app

連云港解放二三事
信息來源: 發布日期:2019-07-29 瀏覽次數:   字號:【

 許燕鎏

 

          今年11月7日,是連云港地區解放七十周年紀念日。一個地區解放了,政權更迭,就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紀念這個日子,很有意義。初解放時,發生了幾件事,還存在自己的腦海中,現回憶記述于后。




        解放前夜的學習小組

    1948年下半年,我才十三周歲,正在板浦中學讀初中三年級,數學老師許燕海,是教平面幾何。第一堂課他不講新課,而是講為什么要學數學,如何學好平面幾何。他講了家長的期望,社會的需要,今后工作的應用,又講了許多具體的學習方法。大家聽得入神,感到親切,也很信服。許老師講的學習方法,其中有一條,就是自愿結合組織學習小組,進行預習、復習,相互幫助。按照老師的要求,我們班級里的朱林森、江恒淶、黃克和、方仲和我五個同學,就自愿結合,成立了一個學習小組。當時朱林森家住在板浦東大街馬巷,家里人都在新浦,只他一人在家。于是我們商定,每天晚上到朱林森家學習,并住在他家中。大家學習很認真,學習活動很正常,也有收獲,各家家長也非常支持。11月5日晚,大家按時又來學習,不知怎么的,這天晚上學習之后,越出常規竟打起麻將,然后又皮鬧一翻,一直鬧了大半夜才匆匆入睡。第二天一早起身,各自回家,我穿過東大街,來到大馬路,感到市面與平時不一樣,只見滿街人頭攢動,人群混雜,有的攜兒帶女向北走去。又聽說學校已經停課,我慌忙來到西大街,穿過柵欄巷,回到南后街(現已成為小學后院)家中,才知國民黨軍隊已經撤走,人民解放軍將要進城,板浦就要解放了。

    以后從史料上才得知,在5日晚,6日凌晨,國民黨徐州剿總司令劉峙電令新浦第九綏靖區司令李延年立即棄城西撤,李延年在深夜召開緊急會議,布置撤退,所以才造成6日市面上亂哄哄的一幕。

    參加數學小組的同學,后來碰到一起,談到此事,總是捧腹大笑。當夜為何在朱林森家翻騰大鬧,而在社會上又同時發生大變動,我們幾個人都說不清楚,這可能就是偶然的巧合吧!




    部分師生途中折回的巧遇。

    在國民黨部隊沿隴海鐵路向西逃竄時,學校以要搬遷的名義,欺騙老師帶著一部分年紀較大同學跟著部隊逃跑。據沿途回來的同學講,開始還能以整齊的隊形向前行進,后來沿途人員雜亂,甚至擁擠不堪,整齊的隊伍就被沖散了,形成一個老師帶領幾位同學,或者幾位大同學聚在一起向前行進。隊伍沿著隴海鐵路,走到沂河大鐵橋,道路更加狹窄,有些人竟被擠掉河中,國民黨軍隊一度為了搶先行進,甚至動用機槍,從西橋頭向東掃射,群眾無所適從,有的膽大會水的淌水而過。好不容易擠過沂河大橋,更是混亂不堪,食宿無人問津。一位李姓老師帶著幾位同學餓著肚子向前走,正當饑餓難忍,困難多多之時,碰上了解放軍接待站的一位同志,把他們帶去吃頓飽飯,并對他們講了當時的形勢,教育一番。有一個觀點,我現在還能記得,解放軍的同志講的大意是:你們學校師生,都會相信“正統”,要跟著正統,維護正統,這是不對的,現在這個叛變革命、反人民的蔣介石腐敗政府,已經不是正統了,我們要徹底推翻它,打倒它,不能再跟著他們跑了,快點回校上課吧。然后,這位同志寫個路條,說回去的路上有困難,憑這個條子找接待站,他們會幫助解決食宿問題的。果然,一路順利,安然地回校上課了。回來的老師和同學們異口同聲地說,真是“回頭是岸”,萬分感謝解放軍的接待安排。




    一場籃球友誼賽

    解放不幾天,學校還未正式復課,板浦區政府(當時設區)傳來消息,解放軍要找板浦中學同學打一場籃球。當時我們班,有一個很有名氣的哈哈笑籃球隊,經常作為校代表隊與外界聯系打球,對解放軍初來乍到籃球隊的球技水平、球品作風,雖一無所知,但同學們在一起商議,認為這是一件好事,接觸一下好。于是就約定一天的下午,在西大街北面的一個籃球場進行比賽。

    解放軍球隊來了不足十個人,好像不是武裝士兵,是一些文職與后勤人員,球技水平不高,但球品較好。在球場上哈哈笑球隊連連得分,他們進球很少。哈哈笑球隊進了好球,他們也連連鼓掌。一場球賽結束了,哈哈笑球隊大贏,他們是輸了,相互聚在一起,他們還風趣地說:“你們是正規軍,水平高,我們是游擊隊,水平低,要向你們學習”說得大家哈哈大笑,真正是一場握手言歡的友誼賽。

    比賽之后,同學們又在一起議論解放前在新浦發生的一場不愉快的軍民籃球賽。那是國民黨駐軍找較有名氣的籃球隊打球,部隊來了很多人,帶著武器來觀戰,當時場上爭斗氣氛很濃,場外帶槍士兵狂呼亂叫,對體友隊大喝倒彩,以此相威脅,體友隊員被逼無奈,為了安全保命,只好故意讓球,“認輸為上”。從這兩場籃球賽對比,看出兩種部隊,兩種品德作風,真是天壤之別。




    新浦駐有兩個特區機關

    1948年,全國解放戰爭已進入第三個年頭,戰爭的整個形勢,發生了更加有利于人民而不利于國民黨反動派的重大變化,中國人民解放軍抓住戰機,發動了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毛澤東主席于1948年10月11日親自起草了《關于淮海戰役的作戰方針》(詳見毛選第四卷第一版1956頁),在這個文件中,明確地將海州、新浦、連云港三個地方,合在一起作為一個戰略要地。并且預計戰爭的第二階段要在此處展開。后因國民黨軍隊提前向西逃竄,此地才沒有發生大的戰斗。正因為毛澤東主席重視了這個戰略要地,1948年11月7日解放后,山東省政府就決定將新浦、海州、連云港這個沿隴海鐵路的長形地區劃為新海連特別行政區。特區的第一任書記由時任魯中南軍區第六軍分區政委谷牧(后曾任國務院副總理、全國政協副主席)擔任。新海連特區隸屬于魯中南軍區領導,特區下設兩個縣級市和一個辦事處,即新海市、連云市和云臺辦事處。特區的領導機關駐新浦新市街。后又改為新海連市,1961年10月經國務院批準更名為連云港市,由專區轄市升格為省直轄市。

    進駐新浦的另一個特區機關,是中共淮北鹽場特區委員會和淮北鹽務管理局。淮北鹽特委和鹽務局是在解放戰爭初期,中共華中分局和蘇皖邊區政府研究決定,為了保住這塊軍需民食的鹽田和解放區的重要財源,于1946年11月在陳家港成立,特委書記是杜李,特委原隸屬于中央華中分局和蘇皖邊區政府領導,后改屬中共蘇北區黨委和蘇北行政公署領導,1948年11月7日,鹽場全境解放,鹽場特區委和淮北鹽務管理局先從陳家港搬遷至連云市孫家山,接管了國民黨的鹽務機關和下屬鹽場。年底又遷至新浦。鹽特區的領導機關從此開始駐在新浦,直至1953年2月,隨著徐海地區從山東劃回江蘇后,中共江蘇省委決定撤銷淮北鹽場特區,歷時四年三個多月。

    淮北鹽場既是露天操作的大型企業,又是地方行政區域。領導機關既管生產經營,又行使地方政權職能。它既管轄臺北、臺南、徐圩、灌西、灌東、新灘等幾個大鹽場,還管轄猴嘴、板跳、徐圩、燕尾、堆溝、陳家港、頭罾等城鎮。

    此時,在新浦這個地方,駐有新海連特區和淮北鹽場特區兩個特區的領導機關,又分屬于山東和江蘇兩個省區。現在新浦 雖然已改成海州區了,但在近代史上新浦真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地方。